整齐门内 提撕子孙——《颜氏家训》的齐家观

【时间: 2020-09-12 08:22 内江日报】【字号:

中国古代家国同构的社会机制决定了家庭在社会结构中的重要地位,家庭作为社会治理体系中的最小单元成为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石。因此,治家成为士大夫立身处世的重要使命,而家训则是治家的文化载体。家训是指家庭、家族对子孙安身立命、持家治业的训诫和教诲。家训以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义妇顺作为训示目标,以忠厚传家、勤俭持家、敦亲睦邻、扶贫助困作为训示内容。家训将儒家礼义廉耻的价值观植入家庭教育观念和家族管理之中,成为儒家学说传承和发展的重要载体,使儒家文化的精英形态在民间落地生根。

颜之推是南北朝时期著名的文学家、教育家,出身仕宦世家,从小学诗习礼、博览群书,著《颜氏家训》教诫、鞭策子孙。《颜氏家训》开家训之先河,从治家理念、家庭伦理、人生修养等方面展开论述,涉及家庭成员的行为规范、教养方式、惩诫方式等教子治家的诸多问题,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部题旨宏大、内容丰富、体系完备的家训著作,有“古之家训,以此为祖”之誉。

整齐门内:诗礼传家

颜之推深谙治家之道,对修身养性、立身处世、子孙教谕有深刻而独到的见解。《颜氏家训》从家族和睦、稳定的需要出发,对教子、慕贤、勉学、省事、文章、归心、养生等治家理念和治家方法进行了严格的规范,将儒家孝悌忠信、勤学精进的人生理想以家庭训示的形式确定下来,希冀子孙加强自身道德修养,充分发挥生命潜能,提升生命质量。家庭教诫的目的是培养子孙的家庭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从家族存续和国家需要出发,颜之推认为子孙应无条件地服从于家族利益和国家利益。“夫生不可不惜,不可苟惜。涉险畏之途,干祸难之事,贪欲以伤生,谗慝而致死,此君子之所惜哉!行诚孝而见贼,履仁义而得罪,丧身以全家,泯躯而济国,君子不咎也。”(《颜氏家训·养生》)士大夫为了保全家庭、济世救民即便是丧身、泯躯也应在所不惜,体现了以德治家、忠孝两全的价值理想。

颜之推继承了儒家诗礼传家的治家传统,认为上自帝王将相,下至黎民百姓都必须勤奋学习、不断精进。他将诗、书、礼、乐作为子孙教育的载体,并将诗礼传家的优良传统置于日常生活的起居行止之中。“人生小幼,精神专利,长成已后,思虑散逸,固须早教,勿失机也。”(《颜氏家训·勉学》)“教妇初来,教儿婴孩。”(《颜氏家训·教子》)颜之推认为教育要从幼年开始,将正确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植入人生的起步阶段,使之在成年之后对是非善恶、美丑优劣具有辨识能力,对巧伪邪恶的思想和行为具备免疫能力。

颜之推还特别在意子孙成长的环境,他说:“是以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自芳也;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自臭也。”(《颜氏家训·慕贤》)生存环境会对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生存空间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人的精神状态、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传统农耕文明聚族而居的生存状态,在浓烈的生活气息下的亲情劝导、行止规范构成了子孙训导的文化场域,和睦、勤奋、充满生机活力的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对人具有强烈的鞭策和激励作用。

编辑:李江
记者:翁礼明  
--> 南京印刷图源上市最早最齐全